征服女人只需这一招

皇帝与嫔妃:到底谁奸谁?

江苏性学研究会 钟亮
“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古代中国的后宫制度是最腐朽也最荒唐的制度。早在古代,就有人以宫内多“怨妇”,宫外多“旷夫”为由,劝谏皇帝开宫放人。也真有这样做的皇帝,我怀疑这样的皇帝是在“趁坡下驴”,甩掉包袱,或借机淘旧择鲜。现代人都能认识到后宫制度不合理,却往往停留在杜牧慨叹“有不得见者,三十六年”的水平上。当然,历史学家也有从经济角度批判后宫制度的,认为后宫佳丽和太监是百姓的沉重负担,是帝国的恶性肿瘤。 
下面,让我从进化论性学角度说一说后宫制度的荒唐性。 不与驴马相比,而与猿猴相比,人类的阴茎有三大特点:一,粗大,大猩猩比人体格大,阴茎却只有指头粗细;二,没有骨头,猿猴的阴茎里都有阴茎骨;三,勃起后没有伸缩性,只能由全身运动来带动,所以《红楼梦》中有“大动”之说。这些特征都是人类在进化中新获得的,因而是人类体质进化研究必须解释的。 我实在解释不了人类阴茎的这三大特征究竟是怎样获得的,只能论证具有了这三大特征的人类阴茎之生物完美性。
黑格尔在《美学》一书中讲了这样一个印度神话故事(陈醉在《裸体艺术论》中引用过):湿婆与乌玛性交,持续了100年之久,宇宙为之震荡起来;诸神恐惧,求他停下;湿婆把精液射到了地上,地上陡然而起一座大山;而乌玛从此诅咒一切当丈夫的男人。 这则故事夸张地反映了人类性生活中的一些本质性特征。“持续一百年”云云,反映的是所有男人在性交时的一种愿望。持续一百年,也没有满足女人,这反映的是女人不容易达到性高潮这一实际情况。宇宙为之震荡,诸神恐惧,这反映了人类男性对性交伤身的担心。
中国小说《金瓶梅》里的性描写也都反映了我以上分析的三点。西门庆总在想尽一切办法延长性交时间,而潘金连总是满足不了。兰陵笑笑生给西门庆安排了脱阳而死的结局,固然有训诫之意,却更多地反映人类男性对自毁于性交的恐惧。今日中国,所有城市的“阴部”都贴着治阳痿早泄的广告,什么“阳痿不举,举而不坚,坚而不久”,不正反映了所有男人希望自己的家伙举而坚、坚而久的愿望?
当今世界,“伟哥”,“威而刚”风靡全球,不正反映全球“哥们儿”都有“伟”而“刚”的需要和愿望?很多壮阳药物都以女人的满意做广告,这反映的是实际情况,因为天下女人都希望丈夫“伟”而“刚”。这种愿望正反映了绝大多数女人得不到充分满足这一实际情况。 假如人类的阴茎里还保留有灵长目祖先阴茎里肯定有的阴茎骨,东西南北“门”的“哥们儿”还需要如此殚精竭虑地“伟”而“刚”吗? 这一问,实际上也就论证了人类祖先阴茎骨消失的进化必要性。
正面说,应该是这么一回事儿:人类男性的性活动在进化中呈现强化趋势,打破了一定的生理平衡,需要受到一定的生理限制。我认为,阴茎骨消失就是在执行这种必要的生理限制。躯体之智慧何其精妙! 阴茎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阴茎海绵体,阴茎海绵体是人体最神奇的一种组织。它硬时如骨,软而如肉。中国外国都有女人们争论男人那东西有骨无骨的诨科笑话,兹不赘述。 有阴茎骨的猿猴阴茎之勃起表现为从阴茎鞘中出来。没了阴茎骨却有阴茎海绵体的人类阴茎时时都在体外,其勃起表现为变粗变长,勃起之后便不会伸缩,必须由全身运动来带动。加上人类性交方式是面对面,男人全身压在女人身上,人类男人在性交活动中相对运动量是所有动物中最大的。人类女性在性交中受到的来自男性的压力不是静压,而是动压,难怪它有使女性胸腔扁平化的作用。 阴茎海绵体硬如骨,软如肉这种奇妙特征不但确保了阴茎生理功能的顺利实现,而且有效地执行了防止男人将更大体力使用到性交活动中这一“神圣使命”。
因为阴茎海绵体使男人在性高潮达到之后嘎然而止性交活动。任他有天天欲望,那小小的阴茎海绵体硬是成了扶不起来的阿斗,谁也奈何不得。阴茎海绵体也像东晋的谢安,辉煌之后就“功成身退”,时机成熟,就“东山在起”,如此反复。谢安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聪明人,是李白的偶像。阴茎两次勃起之间的间隔,性学上叫“不应期”,从青春期后,不应期呈延长之势。也就是说,男性性交能力从青春期后呈递减趋势。一个40岁的爸爸的性能力远远次于他16岁的儿子。
在单位时间内,在自然状态下,一个成年男人所可能有的阴茎勃起次数是固定的,而一个成年女人所可能接受的性交次数远远多于男人所能进行的次数。在具体的性交活动中,男人只要一射精,就达到了性高潮,而女人必须受到充分刺激才能达到性高潮。从单位时间性交次数和每次性交满足程度两个角度看,一个男人的性能力是远远低于一个女人的性潜能的。阳萎既是男人的病,又是女人的病。早泄不是男人的病,而是女人的病,因为哪怕只动一下,男人只要泄了,就达到了性高潮。
71天前 私房两性新闻
查看原文
让你更持久更粗壮让她更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