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上宝典自信男人增大增粗必备

三陪女自曝“入行”经历

记者来到这家夜总会,一位自称姓L的“三陪小姐”坐到了记者身旁,和记者闲聊了几个小时。L小姐告诉记者,她是东北人,来广州才1个多月。在记者并没过多追问的情况下,L小姐主动向记者介绍了她做“三陪小姐”的历程。 
记者(以下简称记):你干这一行多久了? 
L小姐(以下简称L):我今年8月份到的广州,8月15日来这里坐台。 
记:怎么想到干这行的? 
L:我本来是来广州看朋友的,后来别人介绍到这里来,我便在这儿做了坐台小姐。 
记:你以前是干什么的? 
L:我是学冶金的,中专毕业后进了一家企业,做过技术工作,也干过销售,但企业效益不好,工资低收入少,所以我就出来,自己开了个美容院。由于美容院所在的那个小区住的都是农转非的居民,消费水平很低,每个月我辛辛苦苦也才只挣一两千块钱,所以我就把美容院关了跑广州来了。 
记:为什么不去干别的工作? 
L:我在广州人生地不熟的,不知道上哪儿去找工作,再说,干这行挣钱快啊。8月份到现在,我就已经赚了四五千块钱了。 
记:你们的小费怎么收?妈咪抽多少? 
L:在这里坐台,小费300元,带我们的妈咪抽50元,让别的妈咪安排的话,还要抽掉100元呢。这里的小姐也出街的,小费1000元,妈咪抽100到150元。我只坐台,从来不出街的,来的什么人都有,我不敢去。 
记:这里有多少三陪小姐? 
L:具体多少我也不清楚,分好几个组,由不同的妈咪带,我们这个组有30多个,有两个妈咪带着。 
记:你们每天坐台多长时间? 
L:晚上8点上班,有客陪就到散场,没客陪12点就可以走了。 
记:这里有多少包房? 
L:我来的时间不长,不太清楚。 
记:你的家人和亲戚朋友知道你做三陪小姐吗? 

L:不知道,我跟他们说我在广州做售楼小姐。广州那么大,反正也没人认识我。要是他们知道我做三陪小姐,将来我回去肯定没法面对。其实,做三陪小姐是很自卑的,没有人看得起你。我现在就很自卑,很忧郁的,平时很少笑。 
记:你打算干多久? 
L:到年底我就可以挣两三万块钱了,我想春节就回家。 
记:回家后干什么? 
L:还想再开个美容院。 
L小姐很善谈,不知不觉就和记者聊了很长时间。除了向记者诉说了她作为一个“三陪小姐”的自卑与苦恼外,她还跟记者谈到了她的家乡和自己的家庭情况。只有那时,L小姐才显得稍微开朗点。L小姐说,她不是那种小地方出来的人,她的家乡还是中国十大城市之一。广东人总认为她们那里出来的女孩子,干这行的很多,就靠这个赚钱。其实她和那些女孩子是不一样的,L小姐说,她只是打算赚够一笔钱,然后就回家了。 
白天上班晚上“坐台” 
小姐也有“兼职”的 
在记者和L小姐的交谈过程中,一名穿紧身牛仔裤的“小姐”也过来坐了一会。她告诉记者,她来这家夜总会已经有4个多月了。 
她说,她只是“兼职坐台”。平时她在附近的一家美容院上班,逢美容院生意清淡的时候,晚上她就到这来“坐台”。记者问她这儿总共有几间包房,她说,这儿大概有30来间卡拉OK包房,每晚生意都不错,就算是非周末时间,客人来晚了也要不到房间。她们“小姐”“坐台”一次收取的小费一般在300元以上,不过要交给“妈咪”50元“台费”。 
71天前 私房两性新闻
查看原文
让你更持久更粗壮让她更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