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上宝典自信男人增大增粗必备

暗访歌舞厅少男少女

  --夜幕下,灯红酒绿间,有这样一群十几岁的中学生,出入于歌舞厅,体验着一种本不该属于他们的运动,痴迷于一种时尚但另类的生活方式,由此而不能自拔。
本报特约记者 肖东
一些教育专家调查后发现,中学生迷恋歌舞厅的人数急剧增多,由此而引出的诸如早恋、早孕、吸毒、卖淫、斗殴、抢劫、强奸等问题,已从原先少数现象,变成了一种较为普遍的社会问题。
然而,一些中学生为什么走进歌舞厅?歌舞厅对他们的诱惑又在哪里?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走进歌舞厅--
“黄玫瑰”舞厅里的中学生
日前的一个黄昏,笔者在重庆“八一路”附近闹市中心,看见一群十四五岁的男女中学生正彼此大声相约,准备前往一个名为“黄玫瑰”的歌舞厅玩。女孩子穿得极单薄,让自己的身体曲线尽情地显露出来。男孩子嘴里叼着香烟,胯下骑着五颜六色的自行车,他们的后面都带着一名女生。
为了采访两个看上去神情忧郁的女孩子,笔者走过去对她们身旁的男孩子说:“可以请你们喝啤酒吗?”因为我想,要接近他们的“女朋友”,最好得征得他们的同意。早就听说现在的中学生打起架来玩命。
“你为什么要请我们喝酒?”他们似乎很谨慎。
“我是一个人来的,很孤独,想和你们聊聊。”
“那干吗不去找小姐?又不贵。”其中一个很老道地说。
“我从来不喜欢干那事,觉得只有学生最好,很单纯。”

他们最终还是喝了我的啤酒。那个男孩笑嘻嘻道:“我来帮你找个女朋友吧,她是我们的同学,前几天被男朋友甩了,正‘闲’得难受!”随后,他推了推身边的“马子”:“去,把杨丽叫来,帮她介绍一个人。”
不一会儿,那个叫杨丽的女孩子便坐到了我的对面。她看上去发育得很成熟,妆化得很浓,冷不丁一瞧,与那些在娱乐场所里出没的“三陪小姐”没什么两样,但她在说话时,眼睛里流露出来的仍是一丝稚气,让人觉得她还是个孩子。我问她想喝点什么,她说“夏日靓女”(一种鸡尾酒的名称)或扎啤都可以。她告诉我,她是初中三年级的学生,16岁,一共只谈过两个男朋友,她的第二个男朋友看上邻班一个更漂亮的女孩,上个星期跟她拜拜了。她告诉我,他们班有50多个学生,经常泡歌舞厅的少说也有10位,他们的父母一般都是比较有权有钱。
杨丽主动邀我跳舞。她身若无骨地缩进我的怀里,脸贴着我的脸,使我很不好意思。
我告诉她,我是一个作家,因为近来想写点东西,才到这里来寻找素材的。她突然兴奋起来,说,这个歌舞厅我很熟悉,中学生们都喜欢到这里来,他们不喜欢到大人们爱光顾的那种夜总会去。又跳了一阵舞之后,她竟歪着身子躺进我的怀里,说,大哥,今晚你把我带走吧。我一惊,说这怎么可以!她又问,是不是你嫌我长得难看?我摇了摇头。这一下,她竟开始向我乞求:大哥,我不会向你要钱的,我也不是做那种“生意”的,其实,我家有的是钱。那个王八蛋把我甩了,我好孤独呀。我以坚决的态度摇了摇头。她以一种不解而怨恨的眼光瞪了我半天,赌气地说:今晚我一定要找个男人来陪我。我听了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一个16岁的女中学生,怎能说出这样的话?!
从凌晨1点钟开始,一些人陆陆续续离开“黄玫瑰”歌舞厅,他们几乎全都是一对一对的。笔者又找到先前认识的那几个中学生,问,这么晚了,离开这里以后,你们是回家还是回学校?他们笑着答道,回学校,怎么可能?回家,大人不把你骂个狗血淋头。一般情况下,哪个同学的家长要是不在家,大家就到这个同学家去睡一觉,实在不行,就到附近的旅馆开一个房间。
歌舞厅无疑是一个消费较高的场所,这些没有经济来源的中学生哪来这么多钱消费呢?第二天下午,笔者找到了“黄玫瑰”歌舞厅的女老板。这位名叫黄伟的歌舞厅老板说,现在的中学生,消费起来往往比成年人都厉害。一般讲,家长的权势越大,家长的亲戚朋友越多,这些孩子的钱就越多。还有一些人想巴结有权力的领导,直接给领导送钱,有“行贿受贿”之嫌,就拐弯抹角地给他们的孩子送红包。这些人家的孩子又特别机灵,家里一旦有客人来访,就装作乖巧的样子,叔叔阿姨地叫过后,便躲到自己房间里等着。用不了多长时间,这些叔叔阿姨就会跟着来到他(她)的房间,塞上一个“信封”。据这位舞厅女老板透露,这些孩子中,一个月里收到一两千元红包的大有人在。
在舞厅里迷失的尖子生
重庆渝中区某中学,有一个名叫严东(化名)的男中学生,念初二时还是班上的尖子生,曾经参加过西南地区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去年放暑假时被同学拽进了歌舞厅,后来发展到一连十几天都不回家,每次回家,只是要钱,父母若是不在家,他就干脆拿上家里的存折直接奔银行取钱。他的父亲是某公司握有实权的领导,母亲也是某外资企业的中方经理,平时忙得顾不上管他。在一次家长会上,他们才知道自己的宝贝儿子从原来班上数一数二的成绩下降到倒数第几名
71天前 私房两性新闻
查看原文
揭秘:轻松让男人征服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