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呈低龄化趋势 检察机关宽容不纵..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昨天(28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1月到11月,全国检察机关共批准逮捕未成年犯罪嫌疑人26865人,不批捕12377人,相当于批捕人数的三成,起诉40034人,不起诉4774人。不批捕,不起诉,并不意味着纵容,在处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检察机关宽容不纵容,关爱又严管;最大限度地保护救助被害未成年人;最大限度地教育、感化、挽救涉罪未成年人。

  对符合条件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依法封存犯罪记录,大大提高了帮助教育效果,不过校园安全近年一直备受社会关注,而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也呈现出低龄化、暴力化、成人化趋势,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也多发易发,恶性案件时有发生,对于司法机关而言,将如何更专业地处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

  2017年2月9日,小亮(化名)附条件不起诉宣布教育仪式在宁波市海曙区人民检察院进行。17岁的小亮来自四川,在宁波一家便利店打工。独自值班时对一万多元的营业款动了贪念,拿钱悄悄离开了宁波。老板第二天发现后报案,小亮在老家被抓获。

  宁波海曙区检察院未检科科长王英在审查案卷时发现,小亮认罪但不悔罪,认为自己的父母在案发后赔偿了被害人全部损失,被害人也谅解了,这件事就算过去了没啥大不了的,“对于这种孩子,既不能不教而严,也不能不教而宽。”

  检察机关委托司法社工对小亮进行社会调查。同时运用先进的心理学量表对他进行有效的心理测评和风险评估。王英介绍:“我们发现小亮自幼父母外出广州打工,他由老家爷爷奶奶抚养长大,任性而且放纵,在他10岁爷爷去世后被带到父母身边和父母无法沟通,父母以打骂方式管教他让他产生逆反心理,16岁离家出走到宁波打工。”

  检委会讨论通过了王英的提议,对小亮做出附条件不起诉处理,在宣布决定时,案件的两名侦查员、未检干警、辩护人、小亮的法定代理人、未成年人保护组织代表、被害人都到现场,对小亮进行推心置腹地教育。王英表示:“当小亮的妈妈说起他出生时难产,以及他被抓当天父母彻夜难眠时泣不成声,倔强的小亮也红了眼圈。当被害人说到得知营业款被偷时自己急的开车差点出事故,小亮终于认识到自己行为给被害人、社会和父母带来什么样的伤害,发自内心的对被害人和父母道歉,并保证以后绝不再犯。”

  检察官还对小亮和父母的沟通模式进行有效调整,小亮最后跟随其父母回到宁波继续打工,父母、用人单位以及检察机关对他共同实施六个月的监督考察。目前他和父母相处融洽,在工作单位表现非常好。

  司法实践中,很多罪行轻微,属于初犯、偶犯的未成年人,都像小亮一样,被附条件不起诉,符合条件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犯罪记录被依法封存。

  最高检未成年人检察工作办公室副主任史卫忠表示,在办理未成年人案件中,一味单纯地惩罚和打击,对未成年人的消极作用明显,并容易造成交叉感染和重新犯罪。

  检察机关同时强调“宽容不纵容,关爱又严管”。最高检未成年人检察工作办公室主任张志杰表示,一方面对于罪行轻微,属于初犯、偶犯的涉罪学生依法从宽处理,为他们回归社会预留通道;另一方面对于性质、情节恶劣,后果严重的案件,坚决依法惩处,加强警示教育,保持司法震慑。

  针对涉罪未成年人家庭普遍存在的监护不力、教育不当或者关系紧张等问题,上海、四川、吉林、山西等地检察机关在办案中采取约谈监护人、协助制定监护计划、组织家长学校、对家庭成员进行集体心理辅导等手段,帮助他们改善家庭环境,提高监护人的监护帮教能力,形成帮教合力。最高检正在推动,由了解未成人身心特点的检察官办理涉罪未成年人案件。目前,全国已有1960个检察院成立了独立的未成年人检察办案机构,有近万名熟悉未成年人身心特点的未检检察官,校园欺凌和暴力犯罪案件,原则上由他们办理。

  2016年6月,最高检、教育部联合部署开展了“法治进校园”全国巡讲活动,半年时间,已开展巡讲1万6千多场次,直接覆盖一万两千多所学校和774万多名学生,发放宣传资料近400万册。检察官们强调,“家庭是预防未成年人不良行为的第一道防线”、“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记者孙莹)

117天前 财经焦点新闻
查看原文